俄軍拓展無人機運用模式

來源:中國國防報責任編輯:伍行健
2020-02-20 08:50

俄駐敘利亞部隊近期宣布,成功粉碎一起無人機空襲行動。值得一提的是,除傳統防空和偵察兵力外,俄也出動了無人機部隊。近年來,在烏東部沖突和中東反恐等軍事行動中,俄無人機部隊不斷完善組織模式、創新戰法樣式、豐富實戰功能,成為奪取戰場主動權的新型力量。

戰場催生新型戰力

2008年俄格沖突中,空中無人偵察力量的不足,使俄軍意識到無人機的重要性,但此后幾年,俄并未提出明確的無人機發展規劃。2012年紹伊古就任防長后,決定打造無人機等新型作戰力量。為加快進度,俄從以色列引進“搜索者”等中輕型無人機,并在此基礎上研發“前哨”系列無人機。同時,俄軍還推出并陸續列裝國產“海雕”“副翼”“超光束粒子”等10余款中輕型無人機。

在烏東部沖突中,俄軍無人機在情報、通信和火力引導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俄無人機隨之迎來井噴式發展。2012年前,俄軍無人機總數不足200架,到2018年,俄軍已擁有2000多架無人機、近40支成建制無人機部隊。

在敘利亞戰場大規模、高效率的運用,促使俄軍高層從戰略層面統籌無人機部隊的管理和裝備研發工作。俄軍已在總參謀部成立無人機使用體系建設與發展局,并專設直屬國防部的無人機試驗研究中心,對無人機發展進行統一規劃和部署。俄國防部還組建國家無人機中心,負責對無人機操控員和保障員進行培訓,每年培訓千余人。

經過7年多發展,俄陸軍已在所有師、旅級作戰部隊組建無人機連;海軍各艦隊和空天軍航空兵師也分別成立無人機大隊;空降兵和戰略火箭軍也在師、旅級部隊中組建無人機排或連。目前,無人機部隊已成為俄聯邦武裝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并在敘利亞軍事行動和本國演訓中不斷融入軍隊作戰體系。

不斷融入體系作戰

在中東幾次大規模軍事行動中,俄軍無人機配合支援乃至直接作戰,實戰檢驗“在線式”情報信息保障、偵打結合和網電一體等作戰樣式,既豐富了無人機戰術戰法,又形成了空中無人作戰優勢。俄總參謀部作戰管理總局局長魯茨科伊表示,無人機已成為俄軍在現代戰場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能以最低風險和較小成本完成作戰任務。

情報保障方面,無人機已成為俄軍獲取戰場戰術情報的關鍵手段。如在敘反恐作戰期間,俄為地面部隊配屬1個無人機連,部隊在組織作戰行動時,會首先使用無人機對戰場環境實施抵近偵察。實戰中,無人機依托俄軍部署的集群式數字通信網絡,將掌握的敵方圖像和視頻信息實時傳輸至國家防御指揮中心和駐敘部隊指揮所。這種無人機情報保障也被俄總參情報總局稱為基于“網絡中心戰”的“在線式”情報偵察,可顯著提升指揮員的決策和指揮效率。

依托無人機高效的情報保障能力,無人機部隊還與各火力打擊兵種及特戰力量,創新發展“信息火力回路”作戰概念,即實現目標偵察、定位、火力引導和效果評估全流程閉環打擊,其中無人機在各環節中均發揮關鍵作用。俄軍一段反恐視頻顯示,俄軍特戰人員在無人機情報引導下,前出至恐怖分子“巢穴”,通過“格洛納斯”導航系統確定敵人精確坐標,在指揮所下達火力打擊指令后,無人機持續向指揮所和打擊單元發送目標坐標的校正信息,并擔負通信中繼和打擊效果評估任務。

此外,俄還在敘利亞首次實施無人機網電一體作戰運用。3架無人機升空后,1架搭載偵察模塊對戰場環境進行偵察;1架裝攜“索具-3”電子戰系統,模擬無線通信基站,對敵通信實施截聽屏蔽,并適時推送手機信息和視頻發動心理戰;第3架充當空中通信中繼,以加密方式向指揮所傳遞信息。其間,無人機群還實施了對敵無人機的預警和指控信號壓制作戰,致使對手飛機墜毀。

蓄力未來空中戰場

著眼未來戰場和無人機發展趨勢,目前,俄軍正加快無人機重型化、智能化、集群化發展步伐。

編成結構方面,俄軍已在西部軍區組建首支遠程無人機偵察分隊,其配備的“前哨-R”和“阿爾季烏斯”偵察無人機,堅定了俄軍發展無人機的信心。俄無人機專家費杜季諾夫近期在接受俄衛星通訊社采訪時表示,俄新型無人機具備察打一體能力。隨著“獵人”“獵戶座”等新一代察打一體無人機的發展和服役,俄各類無人機部隊將成為戰場指揮員和戰勤人員手中的“王牌”。

同時,俄軍還將無人機智能化與集群化發展作為重要研究方向,研發代號為“斯瓦洛格”的無人機操縱頭盔,并開創有人機與無人機協同作戰新樣式。據悉,智能化主要指通過頭部轉動和瞳孔定位技術,對無人機進行操控。集群化則立足“蜂群”戰術概念,通過少量有人機擔負作戰指揮任務,另有4至8架無人機承擔偵察、攻擊和空中格斗等任務。上述兩項技戰術也被外媒評為“俄六代機作戰概念雛形”。未來,俄無人機信息化程度和優勢將進一步顯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