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國情懷山見證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春青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2-19 14:34

人有幾多追求,就有幾多愛戀;人有幾多愛戀,就有幾多為此付出的實干。作為倉庫第一名“孔雀藍”,我感到自豪,雖然個人和家庭吃點小虧、作點犧牲,卻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促進了單位轉改工作,為后續轉改人員立起了標桿。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家國情懷山見證

■沈陽聯勤保障中心某倉庫轉改文職人員 張春青

“轉改文職可以,但別在山溝里轉啊。離家200多公里,以后怎么照顧家?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

每當親友得知我在倉庫轉改文職人員后,都感到有些不解。雖然他們說的不無道理,但我對自己的選擇無怨無悔,既然認定了這樣做,就不在乎別人怎樣說。

我們倉庫地處遼西大山深處,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業務收發量大、工作任務重。營房多建于上世紀70年代,單位離附近最近的縣城也有60多公里。家屬每次來隊,都要乘火車、倒汽車、搭摩托車,很多人來幾次就不愿再來了。

2009年7月,我軍校畢業來到倉庫工作,從一名排長一直干到代理教導員。去年年初,干部轉業政策下達后,因為年齡與職級的原因,我不得不面對進退留轉的選擇。我和妻子結婚多年一直兩地分居,她在距倉庫200余公里的城市工作,孩子上幼兒園,家里家外全靠她一個人操持,長期的兩地生活使我對家庭虧欠很多。即將離開部隊,脫下穿了十幾年軍裝的我未免有些惆悵,妻子卻因我馬上可以回到她身邊而心生喜悅。

幸運的是,雖然面臨退役,我們卻多了一個選擇,就是可以申請轉改文職人員。我平時注重了解相關政策制度,對具體規定比較清楚,于是萌生了轉改文職人員的念頭。能到離家較近的單位任職,這樣不但可以繼續留在部隊工作,還可以多照顧家庭。

倉庫其他幾位想轉改文職的同志和我一樣,不太想在本單位轉改。面對倉庫文職崗位吸引力不強、相關工作缺人手的實際,倉庫領導談心時對我們幾位擬轉改人員說:“你們選擇到其他單位轉改文職,想離家近一些,我理解也表示支持,但當前單位骨干力量不足,倉庫全體官兵衷心希望并熱烈歡迎大家就地轉改。”很多官兵也舍不得我離開,紛紛勸我留下來與他們一起并肩工作。

倉庫領導溫暖的話讓我陷入深思,官兵們的挽留也讓我為之動情,相處多年非常融洽,一朝離開實感不舍。在倉庫工作這么多年,一路走來,是組織的關心幫助,才使我從一名軍校畢業學員成長為一名營職干部,是這群純樸真誠戰士的大力支持,才使我在工作中得心應手,取得了一項項佳績,并多次立功受獎。可以說,這里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早已印在我的心靈深處,這里確實是我熱戀的故鄉,是我揮之不去、割舍不掉的情緣。

倉庫強軍故事會上,再一次把老主任楊西園的故事講起。他是倉庫的第一任主任,當時從抗美援朝戰場上凱旋后,已是師職領導干部的他主動放棄大城市生活,帶領廣大官兵扎根山溝、篳路藍縷、艱苦創業,去世后長眠倉庫,魂系倉庫建設。他倡導的“守大山就是守江山,守庫門就是守國門”的精神,影響和激勵著一代代官兵接力奮斗,促進倉庫建設的持續發展。以前聽此故事沒有深刻感受,這次卻別有一番滋味,烙在心靈深處。

正人先正己,人知己先知。平時當教導員經常教育別人,關鍵時刻怎能不先教育好自己呢?對!人生的意義就是對事業執著的追求和無私的奉獻。作為一名軍人尤其是黨員干部,不能只打自己心中的小算盤,更要有軍隊建設的大格局。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最后我下定決心,上交了第一份在單位轉改文職的申請。作出決定后,我想方設法做妻子的思想工作,她剛開始堅決反對,但在我的努力下,也慢慢從不太同意、有些猶豫,直至最終的理解支持。

人有幾多追求,就有幾多愛戀;人有幾多愛戀,就有幾多為此付出的實干。作為倉庫第一名“孔雀藍”,我感到自豪,雖然個人和家庭吃點小虧、作點犧牲,卻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促進了單位轉改工作,為后續轉改人員立起了標桿。我堅信,只要愛在軍營、情系部隊,努力拼搏、奮發進取,就一定會不負韶華,創造出更加美好的明天。

(萬 能、劉振寧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