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天大勇”赴重慶,毛澤東談判在“三園”

來源:紅巖春秋作者:朱軍、王春山責任編輯:王韻
2020-02-20 13:47

重慶談判是抗日戰爭勝利后,國共兩黨就中國前途和命運進行的一次歷史性談判。毛澤東不顧個人安危,親臨重慶45天,除了常住紅巖村,林園、特園、桂園也是其主要活動地。毛澤東在談判期間開展了廣泛的統戰工作和社交活動,用行動昭告世人,中國共產黨人是真誠謀求和平,真正代表了中國人民利益和愿望,真正為人民謀幸福的政黨,展現了共產黨領袖的崇高思想境界、堅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和浩然革命正氣。

“彌天大勇”赴重慶,始末見證在林園

林園,位于重慶西郊歌樂山,原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侍從室第一處主任張治中為確保蔣介石、宋美齡住所安全,在歌樂山山洞雙河橋、萬家大壩一帶修建的蔣宋郊外官邸。1939年11月建成后,蔣介石將此別墅贈與時任國民政府主席的林森,故稱林園。1943年林森因車禍辭世,蔣介石收回林園并進行擴建后,攜宋美齡遷入居住。1945年8月28日、29日毛澤東初來重慶時,以及10月10日離開重慶前,曾受蔣介石三次邀請留宿林園。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中國歷史進入了一個重大的轉折關頭。8月14日,蔣介石先發制人,向延安發出電報——邀請毛澤東赴重慶“談判”。16日,素為“中央喉舌”的《中央日報》國內要聞版以三欄篇幅、大字標題刊出“蔣主席電毛澤東,請克日來渝共商國是”的新聞,搶先擺出要“談判求和平”的姿態。20日、23日,蔣介石又連續發出兩封電報,要求毛澤東到重慶“共定大計”,且“已準備飛機迎接”。

對于蔣介石的“盛情邀請”,延安的第一反應是:這是一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鴻門宴。蔣介石邀請毛澤東赴重慶談判,一來是想將毛澤東一軍,如果毛澤東不來,則可以把挑動內戰的罪名扣在共產黨頭上;如果毛澤東來了,則可以趁機調兵遣將準備內戰。另一方面,蔣介石當時得到美蘇兩國的支持,又正值抗戰勝利,他在國內外的名氣可謂如日中天,自然希望趁此機會逼中共就范。由于毛澤東曾是蔣介石通緝的共黨要犯,蔣介石料定毛澤東不敢來重慶。這樣,毛澤東和共產黨就會背上拒絕和談、蓄意內戰的罪名,自己則會在政治上處于主動和有利的地位。

毛澤東洞若觀火,對蔣介石的陰謀了如指掌。為了國內和平,他決定深入虎穴,赴重慶談判。

離開延安前,毛澤東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分析了抗戰勝利后的形勢。指出:“現在的情況是,抗日戰爭階段已經結束,進入和平建設階段。我們現在新的口號是:和平、民主、團結……但是,蔣介石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忘記消滅共產黨。所以,我們要學會在和平條件下進行斗爭,準備走曲折的道路。”與會同志擔心毛澤東的安全,毛澤東說:“我在重慶期間,前方和后方都必須積極行動,對蔣介石的一切陰謀都要予以揭露,對蔣介石的一切挑釁行為,都必須予以迎頭痛擊,有機會就吃掉它,能消滅多少就消滅多少。我軍的勝利越大,人民群眾活動越積極,我的處境就越有保障,越安全。須知蔣委員長只認得拳頭,不認識禮讓。”

8月28日,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在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蔣介石代表張治中的陪同下乘專機飛抵重慶。毛澤東不顧個人安危親赴重慶的行動,有力地宣告了中國共產黨是真誠謀求和平,真正代表了全國人民利益和愿望,因而受到各階層人民的熱烈歡迎,在國內引起巨大反響。

是日,蔣介石在林園為毛澤東等人舉行了歡迎宴會,出席的有“赫爾利大使、魏德邁將軍和張群、王世杰、邵力子、陳誠、張治中、吳國楨、周至柔、蔣經國諸先生”。席間,毛澤東稱蔣介石為“委員長”,蔣介石則稱毛澤東為“潤之”。一對較量了十幾年的老對手再次聚首,“曾相繼致辭,并幾次舉杯互祝健康,空氣甚為愉快”。當晚,應蔣介石挽留,毛澤東住在林園。

8月29日一早,毛澤東便起床出門,沿著林園長長的石階漫步,沒想到與早起的蔣介石不期而遇。兩人便在林園附近的石桌旁進行了一次非正式的短暫會談。接觸中,蔣介石對毛澤東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他曾對幕僚陳布雷說:“毛澤東此人不可輕視。他嗜煙如命,手執一縷,綿綿不斷,據說每天要抽一聽(50支裝)。但他知道我不吸煙后,在同我談話期間竟絕不抽一支煙。對他的決心和精神不可小視啊!”

當時,蔣介石判斷毛澤東不敢來重慶,因此在談判的準備工作上很不充分。當毛澤東等人飛臨重慶時,他才召集會議“研究與中共談判腹案,確定在政治上可以寬容,在軍事上不稍遷就的原則”。毛澤東后來在延安干部會議上說:“他們連發三封電報邀請我們,我們去了,可是他們毫無準備,一切提案都要由我們提出。”

29日,毛澤東、周恩來、王若飛在林園同蔣介石、張治中、張群、王世杰、邵力子進行初步商談。蔣介石雖表示愿意聽取中共的意見,但又表示不同意中共關于中國有內戰的說法。毛澤東知道蔣介石之所以否定內戰的存在,是想混淆國際視聽,蒙騙人民群眾,以遮掩發動內戰的陰謀。他以十年內戰和抗日戰爭中的大量事實為佐證,揭露中國沒有內戰是欺騙性的宣傳。

同日,蔣介石為國民黨擬定談判三原則:一、不得于現政府法統之外談改組政府問題;二、不得分批或局部解決,必須現時整個統一解決一切問題;三、 歸結于政令、軍令之統一,一切問題必須以此為中心。針對蔣介石的三條原則,毛澤東更為鮮明、具體地表明中共的原則立場。

9月3日,毛澤東在約見王世杰時提出八點意見:一、在國共兩黨談判有結果時,應召開有各黨各派和無黨派人士代表參加的政治會議;二、在國民大會問題上,如國民黨堅持舊代表有效,中共將不能與國民黨成立協議;三、應給人民以一般民主國家人民在平時所享有之自由,現行法令當依此原則予以廢止或修正;四、應予各黨派以合法地位;五、應釋放一切政治犯,并列入共同聲明中;六、應承認解放區及一切收復區的民選政權;七、中共軍隊須改編為48個師, 并在北平成立行營和政治委員會,有中共將領主持,負責指揮魯、蘇、冀、察、綏等地方之軍隊;八、中共應參加分區受降。

不過,對于毛澤東的到來,蔣介石心中還是很得意。他在8月30日的日記中寫道:“毛澤東果應召來渝,此雖威德所致,而實上帝所賜也。”起初,他決定用“誠懇、忍耐”的方針接待毛澤東。就是說,要很誠懇地對待毛澤東;估計毛澤東會有很高的要求,所以要忍耐。

毛澤東到重慶后,通過周恩來表示了中共方面的意見,第一條,表示中共要為實現三民主義而奮斗;第二條,承認蔣委員長現在在全國的領導地位。這兩條蔣介石很滿意。但是毛澤東提出的其他一些條件,卻讓蔣介石很生氣。他覺得毛澤東要求過高,是獅子大開口,所以馬上轉變了接待方針,改為“拘留、審判”。蔣介石想借毛澤東到重慶談判機會,將其扣下,用法律審判他。但蔣介石考慮到美蘇肯定會進行干預,最后又決定了新的方針“授勛、禮送”。蔣介石決定給毛澤東授一枚抗戰勝利的勛章,還要派飛機彬彬有禮地把毛澤東送回延安。

毛澤東在重慶的45天,蔣介石的決定有兩個180度的大變化。其心路歷程,在他的日記中都有體現。

10月10日,國共兩黨代表終于簽訂《國民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 《雙十協定》)。次日,毛澤東就要飛往延安,蔣介石、宋美齡再次邀請毛澤東至林園,給他舉行了歡送晚宴,蔣、毛作了最后一次交談。蔣介石仍在解放區問題上糾纏不休,毛澤東則義正詞嚴地申明自己的原則立場,這是一次不愉快的交談。林園,也是蔣、毛之間最后一次面晤之地。

坦誠相待謀和平,民主協商在特園

特園建于1931年,位于重慶市區上清寺嘉陵江南岸,占地約20余畝,由鮮宅、平廬、康莊等十幾棟樓房、庭院和花園組成。因其主人鮮英,字特生,而稱“特園”。抗戰時期,重慶的知名人士、社會賢達以特園為民主運動的大本營,這里被譽為“民主之家”。

據考證,1945年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曾六顧特園。一顧特園在8月28日下午,毛澤東飛抵重慶,先到桂園稍事休息后,就在周恩來、王若飛陪同下來到附近的康莊,拜訪了馮玉祥,馮很受感動。“因為毛澤東當時繁忙,所以這次拜訪只是禮節性的見面,彼此寒暄、問候了一番,未及深談。”

二顧特園在8月30日下午,毛澤東在周恩來的陪同下,專程拜訪長住于此的張瀾。毛澤東首先向張瀾轉達朱德對老師的問候,轉達吳玉章對老友的問候。張瀾為毛澤東的安全擔心,表示不相信蔣介石有和平民主的誠意,認為這是蔣擺“鴻門宴”、演假戲。毛澤東說:“他要演民主的假戲,我們就來一個假戲真做,讓全國人民當觀眾,看出真假,分辨是非,這場戲就大有價值了!”會談中,毛澤東向張瀾詳細解釋了8月25日中共中央發表《對目前時局宣言》中的六項緊急措施。張瀾聽后連聲稱贊:“很公道,很公道,蔣介石要是良知未泯,就應當采納施行。”毛澤東又給張瀾介紹了解放區的政權建設、社會面貌以及人民福利等情況,張瀾聽罷,不禁心馳神往。

三顧特園在9月2日中午,毛澤東同周恩來、王若飛赴特園,出席張瀾以中國民主同盟名義舉行的宴會。參加宴會的還有民盟負責人沈鈞儒、黃炎培、冷遹、鮮英、章伯鈞、羅隆基、張申府、左舜生等。毛澤東說:“這是‘民主之家’,我也回到家里來了。今天我們聚會‘民主之家’,今后共同努力,生活在民主之國。”毛澤東反復強調“和為貴”,并同沈鈞儒談健身運動,同黃炎培談職業教育,同張申府談五四運動往事。他還在特園主人的紀念冊上題詞“光明在望”四個字,勉勵大家“道路盡管曲折,前途甚是光明”。

四顧特園在9月7日傍晚,毛澤東同周恩來、王若飛來到康莊,出席馮玉祥的宴會。毛澤東首先轉達了朱德對馮玉祥的問候,馮玉祥表示:“毛先生為了中華民族的統一和富強,不顧個人的辛勞與安危,飛抵重慶,奔走和平,實為玉祥所敬佩!”毛澤東向馮玉祥介紹了中共和平、民主、團結的政治主張和延安、解放區的情況,馮玉祥聽后連聲稱贊。會面中,毛澤東對馮玉祥在抗戰中的豐功偉績表達了欽佩和贊賞。馮玉祥受到莫大的鼓舞,當即表示“我愿為中國實現和平與民主奮斗到底!”

五顧特園在9月15日下午,毛澤東來到特園“與張瀾作長時間密談”。毛澤東向張瀾介紹了國共和談情況,告訴他關于承認黨派合法地位、保障人民自由權利、召開政治會議等項大致達成協議,國大代表問題尚待繼續磋商,目前癥結仍在軍隊數字和駐地、解放區政府和區劃兩大問題。還揭露了蔣介石正在美國支持下運送兵員,名為接收,實為準備發動內戰。張瀾建議:“將兩黨已談攏的問題公之于眾,免得蔣介石將來不認賬。如你們不便說,我可以采取給兩黨公開信的方式,把問題攤開來。”毛澤東欣然接納,贊譽張瀾老成謀國。

9月18日,張瀾在重慶《新民報》、成都《華西晚報》發表《給國共兩黨領袖的公開信》,鄭重提出:“今日商談內容,似應隨時公諸國人,既能收集思廣益之效,更可得國人共商國是之實。”“吾人雖不獲事前參與,事后必須保留批評之自由,此應請諸公等留意。”形成了一定的輿論影響。

六顧特園在9月22日傍晚,毛澤東偕董必武、王若飛赴特園,出席李燭塵、胡厥文、吳蘊初、胡西園、吳羹梅等工商界人士的宴請。胡厥文第一次見到毛澤東,在交談中提出疑問:“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什么不可以互相協商解決問題,而要武裝斗爭呢?”毛澤東指出:“共產黨如果沒有軍隊,不搞武裝斗爭,早就被國民黨殺光了。”胡厥文茅塞頓開。席間,應李燭塵等人再三相請,毛澤東請王若飛代他背誦在重慶盛傳的詩詞《沁園春·雪》,大家連聲叫好,現場氣氛輕松活躍。

毛澤東在重慶六顧特園,團結了熱愛和平的愛國民主人士和進步政黨,推進了國民黨統治區的愛國民主運動,并在團結聯合各民主黨派的共同斗爭中,為新中國多黨合作、政治協商的基本制度奠定了堅實的政治基礎。

求同存異為大局,廣會賓客在桂園

桂園位于重慶市區上清寺,原是國民黨高級官員關吉玉的資產。國民政府西遷重慶后,陳誠將該宅租作官邸。張治中由湖南調到重慶后,又從陳誠處轉租并居住。1945年,毛澤東來到重慶,為了方便他辦公、會客,張治中特意騰出桂園供其使用。談判期間,毛澤東一面與國民黨頑固派做針鋒相對的斗爭,一面積極宣傳中共的方針、政策,以發展進步勢力,團結中間勢力,孤立頑固勢力。

毛澤東十分重視與民主人士和民主黨派的溝通交流,除了多次赴特園拜會張瀾等民主人士外,還積極與各民主黨派交換意見。8月31日,毛澤東在桂園會見小民革(中國民主革命同盟)領導人王昆侖、屈武、侯外廬、許寶駒、譚惕吾等人,先聽取他們對和談的意見,再講自己的觀點,以理服人。在王昆侖表示對和談前途擔憂時,他風趣地說:“國共和談,宛似兩個人談戀愛,總要論及婚娶。現在吾黨有誠意,事情先成功一半,大家再推一把,拉一把,國共兩黨準會結婚。”“我們的目標是四個字‘和平民主’,這與蔣介石打算正相反。不過,他愿意談,我就談;他愿意打,我就打;他愿意邊打邊談,我就邊打邊談,反正我是延安來的客人,客隨主便嘛!”一席話,使眾人深受啟迪。

國民黨對和平談判毫無誠意,既提不出具體方案,對中共方面提出的各項建議又一口拒絕,認為“距離甚遠”,“根本無從討論”。為此,毛澤東于9 月 10 日晚在桂園設宴招待張瀾、沈鈞儒、黃炎培、羅隆基、張申府等,對近日國共談判的最新進展情況進行了通報。次日,毛澤東在桂園會晤黃炎培、沈鈞儒等人,再度就團結協商問題交換意見。同時,毛澤東還和許德珩、勞君展交談,建議他們把民主科學座談會搞成一個永久性的政治組織。1946年5月,九三學社在重慶正式成立。許德珩后來回憶說:“九三學社的醞釀和建立,是黨和毛澤東直接幫助和關懷的結果。”

毛澤東還注重對中間黨派、中間人士的溝通團結,爭取他們站在中共和全國人民一邊,使國民黨頑固派陷于孤立,從而保證民主革命取得最后勝利。9月15日,毛澤東在桂園會見青年黨在渝中央委員左舜生、何魯之、常燕生、陳啟天、余家菊、周謙沖等人,長談三個小時。9月22日上午,他又在桂園會見民社黨領導人蔣勻田,雙方就政治主張、斗爭方式、國內形勢等問題進行了辯論。毛澤東指出,中共是真誠希望和平建國的,今后的歷史將會證明這一點。

毛澤東在談判桌外的社交活動異常豐富,對工商界的統戰工作也馬不停蹄地進行著。9月17日下午, 毛澤東在桂園舉行茶會,招待陪都工商實業界人士。毛澤東對他們在工業上,特別在化工方面的成就表示贊揚。同時指出,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國,民族資本是得不到發展的,只有在國家獨立、民主、自由之下,民族工商業才有發展前途。針對國民黨的反動宣傳,毛澤東說:“我們不把民族資本家當作敵人,而是當作朋友;不沒收產業,而是調節勞資關系……我們主張勞資兩利,共同建設新中國。”他還強調,在帝國主義和官僚買辦統治下,中國民族經濟是不能發展的。只有結束獨裁和經濟壓迫,建設一個民主團結的新中國,才有發展民族經濟的前途。產業界人士“對他深入淺出的教導,平易近人的態度,為國家、為人民的偉大胸懷,無不如夢初醒,茅塞為開”,為以后接受共產黨領導,接受社會主義改造,奠定了初步基礎。

談判期間,除了廣會國民黨左派人物,毛澤東還出其不意地造訪國民黨上層頑固反共的右派人物。當時,有些人不理解,毛澤東解釋說:“不錯,這些人是反共的。但我到重慶來,還不是為跟反共頭子蔣介石談判嗎?國民黨現在是右派當權,要解決問題,光找左派不行,還要找右派,不能放棄和右派接觸。”毛澤東拜訪了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國民黨要員孫科,甚至主動拜訪了國民黨右派陳立夫、白崇禧等。

9月3日下午,原定去桃園拜訪于右任,毛澤東卻突然拐入同處桃園中的戴府,拜訪了國民黨頑固右派人物戴季陶。戴季陶萬萬沒想到毛澤東會來看他,有些局促不安。這次拜訪后,盡管戴季陶反共堅決,思想保守,但他對毛澤東來到重慶,以及對他的拜訪,表示敬重,并對毛澤東的重慶之行,寄予了熱切的期望。戴季陶請張治中代約宴請毛澤東,邀請信寫道:“前日毛先生惠訪,未得暢聆教言,深以為歉。一別二十年,一切國民所感受之苦難之解決,均系于毛先生此次之欣然惠臨重慶,不可不一聚也。”

此外,毛澤東廣泛會見中外各界人士,開展了卓有成效的外交活動。9月3日,毛澤東在桂園會見了韓國臨時政府首腦金九和國務委員李始榮、曹成煥、趙琬九、趙素昂等人,對他們的民族獨立運動表示支持。9月8日,毛澤東在桂園舉行茶話會招待援華救濟團體負責人,“保盟”主席宋慶齡應邀出席,英國援華會負責人薛穆與夫人、美國聯合援華會艾德大以及公誼救護隊、英國紅十字會、世界學生救濟委員會、國際救濟委員會等代表到會。毛澤東對他們的熱情支持表示誠摯的感謝,希望他們在中國人民的未來建設事業中繼續給予援助。

重慶談判期間,毛澤東在林園、特園、桂園的社交活動意義重大。積極配合了中共代表團在談判桌上與國民黨代表的政治斗爭,配合了解放區軍民在戰場上與國民黨反動軍隊的軍事斗爭,使蔣介石被迫同意中共提出的和平建國的基本方針,承認以和平、民主、團結、統一為基本方針,堅決避免內戰,建立獨立、自由和富強的新中國,承認各黨派的平等合法地位和人民的某些權利,最終贏得了簽訂《國民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的成果。

(本文選自《紅巖春秋》2019年第9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