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取“制智權”的支點在哪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奎 顧靜超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0 13:02

要點提示

●“腦控”武器的同時,也面臨著對手“控腦”的威脅,對抗雙方不單單針對人的感官實施心理戰,更針對大腦修改記憶、植入觀念、擾亂思維、操控情緒、癱瘓意志,實施更為實際、更為直接、更為高效的認知對抗

●面對越來越“無人、無形、無聲”的作戰目標,在傳統的制導跟蹤、火力打擊、實體對抗顯得無能為力之時,利用電磁能量,針對無人作戰平臺的“心臟”——硅基芯片而展開的對抗將大顯身手

隨著軍事智能化的發展,未來戰爭出現新的制權高地——“制智權”,智能優勢成為超越信息優勢的進階優勢。奪取“制智權”,不能空談概念,要有支撐其實現的具體對抗形式和行動樣式。那么,未來戰場“制智權”實現的支點在哪里呢?智能化的基石是機械化、依托是信息化,智能對抗不能否認傳統物理域的實體對抗、能量域的火力對抗、信息域的信息對抗,但圍繞智能化戰爭形態下人、機器而展開的智能優勢爭奪,必將在迥異于傳統對抗的新戰場、新領域催生新戰法、新手段。

基于軟件程序的算法對抗

驅動人工智能裝備運轉的核心是后臺軟件程序,內在實質是“算法+數據”,在計算平臺支撐下,算法通過變換、解析數據,“像人一樣”思考和解決問題,可以說,算法是智能化裝備的“大腦”。人工智能技術取得的每一次飛躍都與算法的革新與突破有決定性關系。人工智能領域的三大流派,符號主義主要采用規則推理算法,行為主義主要采用控制論算法建立感知動作模型,連接主義主要采用神經網絡算法,其本質區別也是算法實現的思路不同。未來戰場,智能化作戰體系優劣取決于算法,置智能化作戰系統于死地的關鍵在于算法,圍繞算法的對抗將成為智能化戰場斗爭的焦點。

算法對抗,不是傳統的針對算法物理層進行破壞,不是對信號層進行干擾,也不是對數據層進行竊取。未來算法對抗的基礎是其自身的快速性、精確性、穩定性、進化性,對抗領域集中在算法的邏輯層、應用層。或通過剖析算法原理取得程序的控制權,修改程序功能、操縱程序運行,進而掌握武器系統的操控權和調兵遣將的指揮權;或針對算法邏輯漏洞欺騙誘導程序,使程序做出錯誤判斷和決策。算法對抗已不是實驗室神話,以色列使用“舒特”進入敘利亞防空系統,接管敘利亞防空雷達;伊朗先后捕獲美軍先進無人機;敘利亞戰爭俄軍控制極端分子入侵的無人機等,都隱約折射出算法對抗的影子。未來戰場,算法如果“陷落”,智能化武器裝備就有可能失去控制,調轉“槍口”,為敵所用。

基于腦機互聯的認知對抗

無論是陸、海、空、天等有形作戰域,還是電磁、網絡等無形作戰域,搏殺的空間都是物質的。但世界不僅是物質的、客觀的,還是意識的、認知的,戰爭不僅在客觀物質世界廝殺爭奪,主觀認知空間中的觀念、決定、情緒、意志等斗爭也毫不遜色。指揮人員認知的偏移、混亂、失誤等變化,對物質空間的行為方式、行為結果具有直接的、決定性的影響。認知對抗古已有之,主要體現在策略方案高低上的指揮對抗,輿論造勢與分化瓦解上的心理對抗,這些對抗還只是觀念的、間接的、輔助的。隨著以腦機互聯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術群發展,在傳統指揮對抗、心理對抗基礎上,或將開辟出新的、獨立的、與物質空間平行的認知空間戰場。

腦機互聯,允許意識通過腦電波,以有線或無線方式控制機器運行,但這也意味著機器可以通過腦電波向大腦反饋信息,給大腦建立認知映象。人物分離、腦機一體,用人腦遠程控制無人作戰裝備,使后臺人腦與前臺機械合而為一,成為異構“再造人”,大大提高了無人作戰裝備的自主性、適應性、精確性。早在2012年,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就實施了一項名為“阿凡達”的科研計劃,旨在打造一支像電影《阿凡達》中那樣用人腦遠程控制的“生物機器軍團”。然而,用腦機互聯打造“生物機器軍團”的同時,也讓大腦皮層暴露在無線電波之下,給直接的認知對抗埋下隱憂。萬物互聯延伸至大腦,“物聯網”進化成“腦聯網”,“腦控”武器的同時,也面臨著對手“控腦”的威脅,對抗雙方不單單針對人的感官實施心理戰,更針對大腦修改記憶、植入觀念、擾亂思維、操控情緒、癱瘓意志,實施更為實際、更為直接、更為高效的認知對抗,實現“心靈控制”,達成“不戰而屈人之兵”。

基于電磁能量的芯片對抗

智能化戰場,作戰力量既有自然人,也包括由人在后臺指揮控制的機器人,或者在前臺由人穿戴機械外骨骼直接控制的人機復合“電子人”,無人作戰裝備成為戰場主要殺傷目標。而且,無人作戰裝備的體積越來越小、速度越來越快、發現越來越困難。比如現代戰場智能化武器的代表——無人機,由于其小巧靈活,行動神出鬼沒,傳統的雷達和防空武器很難對付它,如何有效實施反無人機行動成為現代作戰的突出難題。面對越來越“無人、無形、無聲”的作戰目標,在傳統的制導跟蹤、火力打擊、實體對抗顯得無能為力之時,利用電磁能量,針對無人作戰平臺的“心臟”——硅基芯片而展開的對抗將大顯身手。

基于電磁能量的芯片對抗,不以直接殺傷摧毀智能化作戰平臺為手段,而是運用電磁能量,干擾、壓制、阻斷、燒傷嵌入智能化作戰平臺的電子芯片,使智能化作戰平臺的“大腦”和“神經”失去“供血機制”,繼而失去反擊和作戰能力,變成“聾子”“瞎子”“傻子”,與廢鐵無異,建構在“萬物互聯、硅基覺醒”基礎上的智能化作戰體系也因此土崩瓦解。智能時代的芯片對抗手段,主要有電磁脈沖武器,將爆炸瞬間產生的巨大能量轉換為電磁能量發射出去,殺傷破壞智能化裝備電子芯片;激光武器,向目標定向發射激光束,利用激光產生的熱能及在目標周圍產生的次生電磁場,毀傷芯片;粒子束武器,以光速或近光速向目標集束發射質子、中子等定向粒子強流,在目標周圍產生強大電磁場和射線,燒傷破壞芯片。這些手段的共同特點是速度快、精度高、距離遠、受干擾小、行動轉移迅速,能夠有效對付無人作戰平臺,是傳統電磁對抗、網絡對抗在智能化戰爭形態下的新創造、新發展。未來,槍炮打出的不僅僅是子彈、炸彈,還有電磁流、光子流、粒子流。

基于自主武器的極限對抗

人工智能技術進步的過程,就是機器自主性不斷提高的過程,從最初基于閾值的自動控制系統,到基于規則的自動化系統,再到面向任務的自主系統,武器系統也相應經歷了人操作、人遙控、人監督的發展歷程。高度自主武器系統不但能夠自適應高度復雜的作戰環境,而且還能夠以遠超人類的感知精度、運算速度進行“閃戰”,有人操控武器系統在高度自主武器系統面前毫無還手之力。這使得機器人代理作戰成為智能化作戰的必然趨勢。未來戰場上,面對面廝殺的有可能是無人機、無人艇、無人火炮、無人坦克、仿生機器人等,人這時只負責啟停武器,給武器賦予任務,或“躲”在安全地帶的屏幕前注視機器人與機器人的碰撞。

高度自主的機器人戰士,是鋼鐵之軀,他們不會生氣、不知疲倦、不懼生死,能夠日夜不停地適應各種復雜惡劣的作戰環境。這些機器人可以穿越火線、通過染毒地帶、蹚過雷區,人不能到達的領域、不想進入的區域,機器人戰士卻可以“上刀山,下火海”,開辟出嶄新的極限作戰空間。在高度自主、甚至完全自主武器越來越多的戰場上,空間范圍將在多維度上向極限拓展,平面上的極地,高度上的臨近空間、外層空間和深海,溫度上的極熱、極寒,生理上的極疲,心理上的極怒、極懼,以及傳統空間中的高毒、高輻射等,成為機器人戰士的“舞臺”。美軍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區實施的反恐戰爭,掃雷、排爆、偵毒、監視、游獵等極限空間任務絕大部分是由機器人、無人機完成;以色列已使用武裝機器人在加沙邊界地帶巡邏。自主武器系統不僅在宏觀領域向極限空間拓展,在微觀領域也在向厘米級、毫米級,甚至納米級尺寸極限“攻城略地”,由納米材料合成的殺人蜂、殺人蟻等微型機器人已不是傳說,未來“智能沙粒”“智能塵埃”等納米機器人可以分析周圍環境、識別化學構成、融合形成偵察圖像。機器人代理作戰,是智能化戰爭的發展方向,優勢一方必是對極限空間自主適應性更強的一方,也是對極限空間能夠有效搶占的一方。

編 后

隨著戰爭形態的不斷發展,戰爭制權也在不斷升級。智能化戰爭時代,“制智權”開始凸顯,尋找奪取“制智權”的支點,旨在研究未來智能化戰爭怎么打,本文的探索研究為我們描繪了一幕幕智能化戰場對抗的生動場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