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賴支援的“孤軍奮戰”

法軍“藪貓行動”的籌劃與組織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鄧威 王昊責任編輯:尚曉敏
2020-02-21 13:12

準備搭乘美國和加拿大軍用運輸機前往馬里的法軍 2013年1月11日,法國派兵介入西非國家馬里的內戰,對盤踞馬里北部地區的反政府武裝發起代號為“藪貓”的軍事行動。“藪貓行動”的目的是通過軍事干預,鞏固馬里政府,同時維護法國在西非的傳統經濟利益與政治影響。法軍針對馬里內戰形勢,精心籌劃、組織行動,用4個月時間基本實現目的。

預置兵力,迅速行動。2013年1月10日,馬里政府因國內戰事危急,向法國請求“緊急軍事援助”。11日上午,時任法國總統奧朗德下達行動命令,當日下午,法軍便對反政府武裝進行空襲,并向馬里投送地面部隊。3周內,法軍向馬里投送包括4000名士兵、280輛裝甲車輛在內的大批人員、裝備和物資。法軍之所以能夠迅速部署到馬里,主要得益于其在非洲擁有多個軍事基地,駐軍超過6000人。行動開始后,駐非法軍利用地利之便,快速進入馬里,扮演了預置兵力的角色。同時,這些軍事基地也是“藪貓行動”實施的重要支撐,如行動首日的空襲,就由駐乍得的法軍戰機實施。

借租并舉,提升運力。隨著行動規模和相應兵力裝備投送規模的不斷擴大,法軍運輸工具數量不足、載荷有限等問題暴露出來。為彌補運力不足,法軍向盟國求援,美、英等10個國家提供了幫助。據統計,法國的這些盟國承擔了行動前3周中75%的法軍人員裝備運輸任務和整個行動中戰略運輸任務的40%,法軍戰機30%的空中加油任務也由美軍加油機負責。同時,法軍還租用民用運輸機和商船運送物資。

可見,法軍“藪貓行動”能夠取得成功,離不開盟國在運輸和后勤保障方面的巨大支持。然而,在規模、烈度和持續時間都有限的“藪貓行動”中,法軍對盟國運力的依賴即達到如此高的程度,那么在可能的更大規模和利益攸關方更多的軍事行動中,抑或是重要的非軍事行動中,運力不足將有可能成為制約法軍發揮作用的一大因素。

輕型編組,靈活作戰。法軍在馬里投入的裝甲部隊,是結合任務需求、部隊經驗和法軍車輛集中管理機制,從法國本土及駐非洲的部隊中抽調連、排級單位編組而成。這些部隊按照模塊化方式,編為多個營級和營以下小規模合成戰術集群,遂行作戰任務。這樣的部隊構成形式,對聯合作戰指揮和各單位的協同作戰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同時,法軍根據馬里北部多沙漠地形的特點,為提升部隊機動力,在裝甲車輛的選擇上,沒有選用更為先進、火力和防護力更強的重型裝甲車輛,而是選擇沙漠機動性能更好、后勤支援需求更少的輕型輪式裝甲車輛,有效提升裝備投送效率和地面機動速度,降低后勤保障難度,實現遠程快速部署。

空地并進,扭轉形勢。為盡快恢復馬里局勢穩定,幫助馬里政府恢復對全國的控制,實現快打快撤、速戰速決的行動目標,法軍在馬里采取空襲與地面進攻相結合的戰術。法軍出兵前,馬里政府軍龜縮在靠近南部邊境的首都巴馬科及周邊地區,而反政府武裝當時占據了馬里近2/3的國土,還奪取距離首都僅350公里的軍事重鎮迪亞巴雷,隨時有南下進犯首都的可能。同時,自法軍進入馬里起,反政府武裝就開始散播法軍將要“開啟地獄之門”“落進戰爭陷阱”之類的謠言,并加緊策劃汽車炸彈襲擊等恐怖活動。正是基于這樣的戰前態勢與敵情實際,法軍決定冒著地面作戰人員傷亡多、攻堅難度大、行動控制難等風險,在發揮空中優勢的同時,直接發起地面作戰行動。法軍在1周時間內,就協助馬里政府軍收復迪亞巴雷、康納等多座重要城鎮,幫助馬里政府軍從守勢轉為攻勢。至1月31日,法軍收復反政府武裝控制的最后一個大區(馬里行政區劃)首府基達爾,使反政府武裝的有組織抵抗基本消失。

克服困難,實現目的。除運力不足外,法軍在“藪貓行動”中還面臨其他諸多困難。行動前,因歐洲債務危機給法國經濟帶來嚴重影響,法國國內出現裁減軍費的呼聲,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法軍海外部署的兵力規模與裝備水平,使其在行動中只得使用一些服役近30年的老舊裝甲車輛。行動中,因盟國沒有派兵參戰、馬里政府軍實力孱弱、西非共同體維和部隊“難產”等問題,法軍不得不“孤軍奮戰”。然而,法軍通過靈活運用有限的作戰兵力、資源與手段,克服實力上的短板弱項,及時介入馬里內戰,有效控制作戰規模、范圍與進程,避免陷入持久戰之中,在快速實現行動目的的同時,將行動風險、成本、影響等控制在可接受范圍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